错过的时光

发布时间: 2013-10-03 来源: 呆呆乐园

一只蝴蝶想找一个恋人,他在花丛中飞来飞去,最终却没有做出任何选择。面对争奇斗妍的花圃,他熟知所有花朵的不同特点,却不知自己究竟喜欢什么。在他的眼中,番红花和雪形花太不懂事,秋牡丹的苦味太浓,紫罗兰有点太热情,郁金香太华丽,黄水仙太平民化,菩提树花太小、而且她们的亲戚也太多,苹果花看起来很像玫瑰、只是风一吹就落了。他最看好的是豌豆花,觉得这种花就像家庭观念很强的妇女,外表既漂亮,在厨房里也很能干。正当他打算向她求婚时,他看到了豆荚上的一朵枯萎的豌豆花,顿时失去了热情。他无法接受一朵花的枯萎。他并不知道,是花,终将有凋谢的日子,一朵花的美,不仅仅在于绽放的时候;真正地爱一朵花,就要爱她的绽放,也爱她的凋零和枯萎。

时光不停地流逝。春天过去了,夏天也结束了,现在已是秋天。蝴蝶仍然犹豫不决。他没有做出爱的选择,错过了爱的季节。

季节更替没有改变他的犹豫不决,却改变了他的审美口味。他对花朵的评价标准,转移到了“香味”上来。这让他对天竺牡丹和干菊花感到失望。他最终向薄荷求婚了,理由是薄荷可以说是没有花,但是全身又都是花,从头到脚都有香气,连每一片叶子上都有花香。

薄荷拒绝了他。薄荷说:“我老了,你也老了,我们都错过了谈婚论嫁的年龄。”

秋深了。天气越来越冷。蝴蝶成为一个单身汉。他飞进一间燃着炉火的屋子,撞着窗玻璃飞,最终被人穿到一根针上,藏在一个小古董匣子里。他成了供人欣赏的标本,永远失去在花丛中流连忘返的机会。

一份没有主见的人生,最终只能接受这样的命运。成为标本的蝴蝶,无奈地接受了这份被固定下来的人生。在他看来,婚姻也不过是一种固定下来的生活,他没有得到爱情和婚姻,但他得到了一份固定的生活。他觉得自己实现了。

房间花盆里的花说:“这是一种可怜的安慰。”

蝴蝶想:一个人不应该相信这些盆花的话,因为她们跟人类的来往太密切了。这是一份更为可怜的安慰。

蝴蝶的一生,是充满了犹疑的一生。他流连在花丛中,并不知道自己喜欢哪样的一朵花。他想爱,却不知该爱谁,在犹豫不决中错过了最美好的季节。这让我想起蜜蜂,她辛勤地采花酿蜜,始终有着自主的追求。我甚至想,一只蝴蝶倘若拥有蜜蜂的秉性,那么关于春天的情景该如何言说?

一只蝴蝶在巴西轻拍翅膀,可以导致一个月后德克萨斯州的一场龙卷风。蝴蝶的轻盈翅膀是可以蕴育风暴的。一些久远的物事被蝴蝶的翅膀所决定。想到当下的生活,想到自己对于时光紧迫感的缺乏,人生中最具创造力的时光并不久长,但它可以决定更为久长的生命中所能抵达的高度。

世事缭乱,一个人是该有主见的,清楚自己想要什么、喜欢什么、该做什么,然后做出自己的选择。是选择,终将有遗憾。人的一生,是不断选择的一生,亦是难以逃脱遗憾的一生。人生因遗憾的存在而显得更加真实。在我走出校园初涉社会时,一位文学师长曾给我题赠过一句话:“分辨是成熟的第一要素”。 此后的日子,我一直谨记在心。这个世界太喧嚣、太热闹,懂得选择、具有分辨的能力,生命的自主性才会成为可能。

蝴蝶错过了花开的春天。他并不知道自己该追求什么。他向往一份完美的爱情,这种思想本身即有着内在的局限和残缺。很多时候,正是因为我们追求完美的努力,才导致更多的遗憾永远留了下来。

在特定的时光里,做该做的事。沈从文曾经说过:“我行过许多地方的桥,看过许多次数的云,喝过许多种类的酒,却只爱过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。”沈从文关于爱的表述是有所限定的,他并没有把爱情提升到永恒的位置,但是这份爱的真切,让我们感受到了一种永恒。

相关文章